您所在的位置:大发排列3网 >> 大发排列3 >> 康巴人文 >> 浏览文章

我们的康定情歌

甘孜日报    2019年08月30日

◎郭昌平

遗憾的是那天吴文季不在现场。自他将曲谱交给伍老师后,不久他就收到了家中的信件,说是他母亲生病,要他尽快回去探望。然而他连回去的路费都没有,伍正谦老师知道这事后,就推荐他去了浙江青田县的一所中学代课,直到1947年7月才回到福建省的老家。

然而,那时母亲早已病愈,既然已经回来,吴文季索性在家中陪母亲住了两个月,等到再回学校时,学校已经开学多时,于是他只有再休学一年,先后到上海的辑椝中学和代爱莲主办的中国舞蹈学院各教了一学期的音乐。

吴文季再回到南京中央音乐学院时已是1948年的春天了,当同学们将“山歌社”编印的《中国民歌(第一集)》交给他看时,他才发现这本油印的小册子中,居然已经将他收集而来的《跑马溜溜的山上》这首歌收了进去,小册子的前面还有江定仙老师为此书作的序。这个时候,伍正谦已经到了美国,而此时的南京早已处于风雨飘摇之中,已经没有可能再来说《康定情歌》的事了。

直到50多年后的2004年4月,已经从中央音乐学院副院长的职务上退下来的王震亚先生才为吴文季在收集《康定情歌》中的作用正了名。他在写给吴文季的侄儿吴冲龙的题词中这样写道:“吴文季学长热爱民族音乐,甘孜的康定情歌因他采集交江定仙教授编配而四海传播”。一个历史的细节由此而成铁证。

《康定情歌》因“山歌社”而收入《中国民歌(第一集)》,因江定仙教授的“序”而从此步入了中国音乐的殿堂。为了尽可能的真实,我将江定仙教授这篇不长,然而在中国音乐界有着重大影响的“序”,原文转载如下:

江 序

自从国民乐派的音乐兴起以来,那些最富有地方特色的民歌,是一天天被人们所珍视了。

远在民国三十二年,国立音乐院一部分爱好民歌的同学们,便在四川青木关一个山头上,组织山歌社,拿出他们各自搜集的不同来源的民歌,彼此交换,硏习,并加配伴奏。曾经举行个几次民歌演唱会,油印了几种民歌歌集,几年来,这些歌已经普遍流行,在音乐会里演唱,屡次都受到听众热烈的 Encore!

本来民歌的配制得体,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是在所谓“中国化的和声”体系尚未建立起来以前,更觉倍加困难,必须先有极熟练的西洋作曲技术作基础,才可以运用自如。

这十四首曲子里,陈田鹤教授的“在那遥远的地方”一曲,实际上是极其流行了,其他的各首都各具风趣,有其独到的地方,其中有些插入队位法、和应法(Imitation)的技术,但大部份则仍为和声体,有些和弦的应用比较新颖——这种大胆的赏试,在民歌写作时也许是必须的。

编者要我为各曲校定,同时要将我最近新编的一首“康定情歌”也加入凑热闹,并且还要我写一篇序言,本人深觉荣幸。希望硏究民歌最富热忱的山歌社诸君,继续努力耕耘这块新开的园地,期于将来获得更多丰硕的成果。

江定仙

民国三十六年七月二十五日

于南京古林寺国立音乐院

我这几乎是按原格式,原文转载的了。从这篇“序”中,我们可以看出,这里已经正式使用《康定情歌》这一名字了,而伍正谦在演唱会上使用的仍然是《跑马溜溜的山上》,这篇序的写作时间是1947年7月25日,刚好是伍正谦老师演唱会之后不久,可见这一名字是江定仙老师取的,时间就是在伍正谦演唱会之后到他写序这段时间。

1997年,大约是年中的时间,我们根据以上材料,找到了江定仙老师的电话,于是我便迫不及待地给江老打了一个电话过去。那时江老正在病中,接电话的是他的女儿。我在电话中将我们寻找《康定情歌》作者的原委作了一个说明,请求江老给予支持。我在听筒这边能清晰地听见他女儿在电话那边将我们的通话内容向江老作介绍。但江老是怎样回答的,我无法听清,全靠他女儿在电话中向我们复述,返复几次后,我们都觉得这样很费事,于是他女儿提议我们详细地写封信去,他用书面来回答。

下来后我详细地给江老写了一封信,列了几条问题请江老帮助一下。大约是当年的8月下旬吧,我收到了江老女儿江桥代她父亲江定仙的回信。她在信中讲了两点:“1、《康定情歌》是当时一位学生(很早离开了学校,现已去世)参加康定地区的活动带回学校来的。他交给了我,我对其音乐进行了精心的编配工作。2、此歌首先由伍正谦先生(当时音院声乐教师,现在海外)在音乐会上演唱,我为他弹伴奏,获得了成功。”

同时,他还随信寄了一篇他的学生王震亚先生发表在1985年《中央音乐学院学报》第3期上的《作曲家、大发排列3家江定仙教授》的文章复印件给我。从王震亚先生这篇文章中,我们终于对这位中国著名的作曲家、音乐家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江定仙教授1912年出生于湖北汉口郊区的江家墩。汉口是1927年大革命的中心地区之一,他的家庭又和当时一些著名的共产党人有亲密的交往,所以幼年时期受大革命的影响极深,不仅确定了他终身思想发展的方向,也对他的创作有深刻的影响。

他曾在武昌高等师范附属小学及武汉中学就读,1928年至1930年在上海艺术大学及上海美专音乐系学习,1930年考入上海音乐专科学校,是俄籍教师吕维钿先生及查哈罗夫先生钢琴班上的优秀学生。同时,他在黄自先生班上系统地学习了全部作曲专业课程,直至1934年,为他以后的全部音乐活动打下坚实的基础。

学习期间,江定仙就在黄自先生主编的初中音乐教科书中发表了《挂挂红灯》、《南乡子》(合唱)、《渔父》(轮唱)、《春光好》、《田家忙》等8首歌曲。他和陈田鹤、刘雪厂等人合编的《儿童新歌》曾获庚款褒奖,其中有他五首歌曲。他的钢琴《摇篮曲》曾获俄籍音乐家车列普宁征集中国作品的二等奖。他参加了许多钢琴独奏、重奏、伴奏的活动,并在上海音专师生组织的上海管弦乐团中弹钢琴。当时上海的音乐活动很多,他从中获得不少教益。1932年,江定仙曾在上海两江体育专科学校兼钢琴课,已开始音乐教学工作。





  • 上一篇:藏、汉戏曲大发排列3源流之比较
  • 下一篇:没有了